> 展览动态 > 展览预告 > 仇英特展苏博开幕 收官《吴门四家》大展
仇英特展苏博开幕 收官《吴门四家》大展
作者:佚名 来源:东方早报 发布时间:2015-11-10 点击量:295次
上海博物馆提供的巨幅《剑阁图》为仇英最具代表性的山水画
上海博物馆提供的巨幅《剑阁图》为仇英最具代表性的山水画

  “见仇实父画,方是真画,使吾曹皆有愧色。”这是明代书画大家文徵明所作的慨叹,虽说其中不无自谦处,但对同为明代“吴门四家”之一的仇英的青睐与肯定却是溢于言表。

  在仇英清丽明秀的山水画背景下,一曲悠远的笛筝合奏《妆台秋思》惹人乡思,11月8日下午5点,在国内外数十位博物馆馆长的“电子签名”见证下,苏州博物馆持续四年的“吴门四家”系列学术展览的最后一展“十洲高会——吴门画派之仇英特展”正式开幕,此次“仇英特展”于11月9日举办学术研讨会,11月10日正式对公众开放,持续展至12月20日结束。

  仇英存世作品并不多,代表作品如《剑阁图》、《桃源仙境图》、《清明上河图》等多藏于海内外国有文博单位。此次仇英特展,苏州博物馆在前三期先后举办沈周、文徵明、唐寅展经验的基础上,经过近一年的周密筹划,成功将上海博物馆、故宫博物院、南京博物院、辽宁省博物馆、中国美术馆、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、檀香山美术馆等国内外12家文博机构的仇英书画精品31件汇集一堂。内容涵盖了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历史故事等不同主题,卷、轴、扇面、册页各类书画形制齐全。据悉,去年,台北故宫也曾举办仇英大展,不过展品均是台北故宫藏品。

  “仇英的情感几乎都隐藏在认真的笔墨之中”

  仇英,字实父,号十洲,约生于明弘治十一年左右(1498年,也有观点是1509年),卒于明世宗嘉靖三十一年(1552年)。原籍太仓,后移居苏州,拜周臣门下学画,住桃花坞一带,为文徵明、唐寅所器重,并曾在鉴藏大家项元汴、周六观家中见识了大量古代名作,临摹创作了大量精品。他的创作态度认真,一丝不苟,每幅画都是严谨周密、刻画入微。仇英凭其勤奋与努力,以他独特的绘画技巧,成为明代苏州非常有代表性的职业画家之一,由于画风精工而又有士气,在画史上得以与沈周、文徵明、唐寅齐名,并称为“吴门四家”。

  “观看仇英的绘画,感觉与唐寅很不一样。从性情中人唐寅的画中,每每可以读出他当时的情绪,仇英则不然,那些丝丝缕缕的情感几乎都隐藏在极其认真的笔墨之中。这可能与他常年客居江南几位收藏家家中有关:似乎他的个人喜好,已经完全被收藏家的审美取向所影响,或者说完全被藏家家中的唐宋名画所影响,在前辈大师高超的绘画技艺下,仇英不得不收拾起自己的情绪,以一种近乎虔诚的心情,冷静地临摹着历代高手的作品。今天我们在展览中看到的《临宋人画册》,若与原作对照,几乎难辨真假。”苏州博物馆研究人员在导览中介绍。

  明代张丑在《清河书画舫》中对仇英评价说:“山石师王维,林木师李成,人物师吴元瑜,设色师赵伯驹,资诸家之长而浑合之,种种臻妙。”

  此次展览开启了苏博二楼书画厅和负一楼特展厅的三间展厅,它们分别被命名为琴书堂、天籁阁和玄赏斋。

  “山水清音”部分可以分为四大类:即表现自然山水的江南风景、表现文人闲居生活的园林风景与隐逸山水、表现文学名篇的意象山水、表现道家理想的仙山楼阁等。仇英早年本师为周臣,故风格上多有偏于北宗一路的院体、浙派风格;又因其与文徵明及其弟子交游,故亦有偏于南宗一脉的文人画风格。由于仇英在青绿山水上的独特造诣,董其昌视之为北宗代表人物赵伯驹之后身,本次展览中的《桃源仙境图》、《玉洞仙源图》即可见一斑。

  展览现场,上海博物馆提供的巨幅《剑阁图》为仇英最具代表性的山水画,为仇英晚年时期客居于收藏家项元汴处摹历代名迹所绘,图中连山险绝,崖立如劈,气势奔放,生动绘出蜀道行旅之难。

  天津博物馆提供的《桃源仙境图》取法院体,细润明丽而风骨劲峭,山中庙台亭阁在云雾中时隐时现,若仙若幻。

  人物仕女如《仿倪瓒像》之风神、《柳下眠琴》之野逸、《捣衣图》之离思;花鸟部分如《沙汀鸳鸯图》之柔淡、《兰花图》之葳蕤;历史故事如《临萧照瑞应图》、《职贡图》之经营,各有意趣,令人回味。

  历史部分则有《临萧照瑞应图》、《职贡图》、《清明上河图》等,尽管仇英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,但他却对历史故事画有着深刻的认识,其曰:“唐宋人图一故事,有意风世。非贤孝忠良,则幽闲雅逸,终不落恶趣。元人始以艳丽相高,无非奢靡。”

  仇英款《清明上河图》描绘明朝苏州景象

  与前不久在北京故宫90周年石渠宝笈特展展出的宋代张择端《清明上河图》摹写北宋汴梁街景不同,仇英款《清明上河图》(辽宁省博物馆收藏)结构大体按张择端《清明上河图》的景物顺序布局,但描绘的是明朝中期苏州繁荣的景象。与呈现汴梁风土人情的张择端《清明上河图》相比,仇英版《清明上河图卷》中房屋建筑更为规整宏大,崇楼台阁、深宅大院,连商铺的门面也颇为宽敞,画中沿河两岸展开来描绘,人物超过2000个,包括裱画店、银楼、香楼、古玩瓷器店等,且有女伎歌舞、校场骑射等,可谓一幅具有纪实性质的社会世俗风情画卷。

  此图明朝末年在嘉兴项元汴家,清乾隆时入内府,此后在乾隆、宣统、嘉庆内府传承收藏。1920年代,末代皇帝溥仪将其盗出宫外,带到东北后才流落民间,1950年,它与张择端原本一起,在东北博物馆临时库房由文博大家杨仁恺先生发现。

  苏州博物馆方面表示,希望通过此次展览,让观众在品味仇英独特绘画气息的过程中,体会原本籍籍无名的仇英如何依靠自己的刻苦与努力,成为留名画史的名家大师。作为“吴门四家”系列学术展览的最后一站,此次仇英特展也将进一步展现明代中后期,吴中文人之间的交游往来,为再现那一段苏州文化史上的黄金时代,铺陈出最后的篇章。

  据悉,在“吴门四家”结束后,苏州博物馆明年将举办“过云楼”收藏大展。

  (来源:东方早报 记者:江村)

昵称: 性别: 邮箱: 0/415